悼念吴伟国学长

悼念吴国学

计算机96张磊

今天上班走在路上,收到古勋的消息“感觉没过多久,竟然去世了”,咯噔一下,连忙打开校友群,“今天凌晨3:01 伟国因癌症复发,离开大家了”,一时思绪万千,很久没有写过成文的文字,仅为纪念吴学长。

其实我与吴师兄之间联系并不很多,说是朋友之谊,不如说是学长对学弟的提携和照顾,这种照顾可追溯到13年前了。当年自己刚从学校毕业到日本工作,在人生地不熟且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是吴师兄带我加入到了浙大日本校友会这个大家庭中,才会认识这么多校友,收获友谊,得到了校友们这么长时间的帮助和鼓励。

记得前一段时间查浩明学长在校友群发了日本校友会成立大会上的照片,我特意转了我和师兄的合影给他,吴师兄微信上回复我,“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十年过去了。你的公司发展顺利吧,下次有机会去上海时和你联系”,想不到这次对话竟是和吴师兄的诀别。微信上的联络人还在,人却已经不在了。

1w

还记得第一次参加校友会活动,吴师兄带着我到位于九段下的吴志武学长公司的办公室参加校友会会议,自那以后我成为了浙大日本校友会的一员,那一幕我至今记得。虽然回国生活了6年,但是自己仍然对日本校友会有强烈的归属感,我的引路人就是吴师兄。

吴师兄是比较典型的浙大工科男,低调务实,以至于在认识的相当时间里不知道他的优秀,直到某一日SONY前中国研发部门负责人在公司邮件中介绍吴师兄,才知道他当年是15岁考入浙大,是78级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留校任教,后留学日本,获得博士学位后加入SONY总部研究院,在研究院成绩斐然。

后来我离开SONY,吴师兄也调到北京负责SONY中国研究院。2009年我到北京工作后去拜访他,记得那日师兄刚从东京出差归来,向我介绍了SONY中国研究院的各种发展,能够清晰感受到那时他的踌躇满志。

之后自己到上海开始创业,因为业务发展的需要,找到一家做人脸识别的日本公司,苦于没有信任关系,沟通困难,无奈中联系吴师兄,他将我引荐给了这个公司的CEO,他的SONY研究院前同事。后续我才能够顺畅的跟对方沟通,到东京见面详谈推进了合作。

吴师兄前两年也曾到我公司来看望我,给了我很多鼓励,那时已经发现他瘦了很多,但也没有当面询问缘由,一直不清楚病情。后来才知道由于胃癌他在2011年做了胃部切除,后来就调回了日本。

前几日得知吴师兄因为癌细胞转移再次入院治疗,心里也很是不安,很想去医院看望,无奈在上海无法成行,只能遥祝学长身体早日康复,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同学古勋早上找出了十年前烧烤聚会的照片,当年照片上的人现在只能建一个微信群来悼念吴师兄。笑容永在,祝吴师兄一路走好!

 

发表评论